风朵

【宝石之国】硬度2之梦

a蹬腿儿:

题外话:我永远喜欢金yu刚di老ge师ge。


随便写写辰砂,很短。


因为宝石们没有性别所以人称还是用了他。


无论是谁,都会有想要消失不见的一刻。








第五轮月亮升起来了。


太阳还没有沉落至西方的海角之下,有一半天空都被它映照成漂亮的橙红色,像一场燃烧蔓延的火焰。第五轮月亮总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东方的低空,它晦暗又不起眼,却从不拖延,急匆匆地向天穹之顶赶去。辰砂从他栖身的岩洞里走出来,海风扬起了他的头发,在落日的余晖里显出金红的颜色,仿佛一面小小的、移动的旗帜。


他又一次站在了沙滩上。和以往的那数千万个夜晚一样,他将沿着潮线行走,海水漫上来的时候,偶尔会浸湿他的鞋。今夜是第一轮月亮的满月日,它会跟在第四轮月亮之后缓缓升起,将水银一样的光芒投向大地。他要做的事情非常简单:在它升起来之前,他必须走遍东方的海角,寻找月人即将出现的迹象。


辰砂已经走到了草地的边缘,夕阳刚好在这个时候沉没了。这个时候,如果天空中没有云彩,在东方的海面上就会出现一条如梦似幻的维纳斯带,第六轮月亮将从那浅粉色的光带里现出身影。


在这么多的月亮里,辰砂最喜欢第二轮月亮。杏色的、巨大的月亮,要等到长夜将尽的时候才出现,故而很快就会被清晨的阳光遮掩住它的模样,美丽又短暂。辰砂总是赶在它的前面完成夜巡回到东方的海角,和它一起静静地等待着白昼的到来。辰砂猜想,或许那就是月人所居住的地方。他希望那就是月人所在的月亮,它是那么的接近白昼,或许有一天,那上面的月人会在天光初现的时候到来,用精致的箭矢把他一个人射成万千碎片。他一面想着,一面折向西方,第一轮月亮被涌动的海浪托上天空,照亮他的背影。


辰砂想,月人会用他的碎片做什么呢?他没有耀眼的光芒,又非常容易碎裂,他的毒液还会染污其他的宝石。也许月人会收集他的毒液,用以对付他的同伴;又也许月人对他的碎片根本不屑一顾,他们击碎他,只是为了击碎一个拦路的障碍。这想法让他感到难过又沮丧,大颗大颗的水银从他的眼角满溢而出,飞散在风中。


在这件事上,他实在是知之甚少。


他想不到,如果月人执着于那遥远的过去,便不会丢弃他的碎片。他们会将他磨成细腻的粉末,与另外一些物质调和均匀,变成颜料,好将他们的弓箭、乐器以及眼角都涂抹成美丽的朱红。


他永远都不会知道的。


一次又一次,他会随着月人的溃败而返回地球。作为脱落的染料,他变得前所未有的薄弱,在大地上摔得粉碎,以至于他的同伴们都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。但如果那个时候的磷正在认认真真地编纂博物志的话,说不定就会发现他了。磷一定会把他带回去,让金红石花费漫长的时间重新将他拼好。


辰砂不希望这样,最好谁也不要发现他。他们从他的旁边飞快地跑过,将碎片震得更加破碎,阳光、雨水和流动的风会一天天地将他剥蚀成看不见的碎屑,四处飘散,四处弥漫。等到全部的他都化为风中的微尘之后,他的毒液便只是闪光的碎屑,不会再伤害到任何事物,也不会再夺去任何人的记忆。那时他可以自由地吹进大厅和走廊,拥抱他遇见的每一个人。


他好想变成一阵风,带着温柔湿润的水汽,从遥远的海平线吹向山巅。


那一定是千万年之后的事情了,也许磷叶石能在这段时间里学会听辨风语,就像他听辨蛞蝓和冰山的语言一样。辰砂想,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就要用我的毒液在磷的身上留下一道纤细而又疼痛的伤口,作为他食言的报复。我要质问他,向我承诺的事,为什么没有做到啊?


不过没关系,那都不重要了——我当然可以原谅你。我已经原谅你了!现在的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乐和幸福。我可以触碰任何人。不用带手套,也不用隔着画板,我可以直接牵你的手。


他可能还要度过无数个孤独的夜晚,他是如此的善于忍耐,他只等着那一天。


辰砂好想,好想变成一阵风。






-Fin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