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朵

烟沫:

来认真的做个这次es的DL2live的repo。
ud结束后就是kn,介绍视频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说一句什么,印象最深的就是栗子说零他们怎么怎么然后接下来是kn,kn的前两首是队服,没有换衣服,然后两首完后leo说下一个是和kn有很深关系的组合然后蹦跳着挥手叫ts上来。
ts上来后kn都站到了左边,ts在右边,ts最左边是毛,栗子站到了毛右边被和kn隔开了最一开始,泉是站在舞台的最左边,然后leo然后司,ts开始说话,然后屏幕那边就对着ts了,但是这个时候主舞台可以看到leo在ts说话的时候小动作不断,先是指了指他们然后又转身去搭司的肩,被很嫌弃的推开了,然后他又转身去搭泉的肩,一开始没被推开,然后后面泉总要说话,好像是お姫様怎样怎样的时候一个挥手的动作这个时候才挥开leo,然后说完leo就说那我们就先撤退一时了然后跳起来推着泉走了。
第二段开始的时候先是kn其他四人王骑衣装上来,泉总继续说お姫様然后是司、栗子、岚,岚姐说这身衣服是第一次披露呢,好看嘛,然后转了个圈,然后说既然我们穿这套衣服也就是意味着~然后挥手叫leo上来,leo穿的也是王骑,是的!就是公式书那个明明设定了王骑kn服装的leo服装却没出过卡的那套红色的披风,然后leo上来就笑着说我也准备了配套的衣服哦啥的啥的,然后泉总就说真能说啊明明是晚上来的还把风头抢走了,然后leo就笑着说因为我还是kn的王嘛。然后就进入aof
aof开头是栗子C位,然后leo站在右边,但是音乐一起来,就开始走位,最后leo就走到了C位,就是开头那段啊啊啊~
泉和leo合唱的那句这次没有背靠背,但是是两人对视然后指着对方,然后不记得是哪一句了,泉的一句单人,leo有转头看着泉,同样不记得是哪里了有一段司和leo在舞台左边高举握手的动作,中间间奏的啦啦啦,leo一个人站在正中间一直,然后其他人两两站在舞台的最左边和最右边。
aof的时候leo有和左边和右边的观众打招呼,泉和岚姐也有分别和右边左边挥手,之前第一段的中间talk部分leo上来就是一句呜啾~
然后结束的时候又是接ts,泉总栗子从左边走,毛mako从左边上,泉总栗子很正常的跟ts拍手交接,mako缩了一下然后泉很正常的走下去了。
最后结束的时候全员重新上台,要一起说谢谢的时候leo又转头看了一眼泉。
再说一下光效,其他的组合的光效切换颜色很多,kn的基本上就是深蓝色和白色,偶尔出现绿色,和浅蓝色,只有aof的时候有过一两秒的粉色和红色。kn是全场唯一一个有那种全墙壁的天光投影的光效的。
再说一下C位,TS和双子没有C位可言X红月我个人体感飒马站的多,那个扇舞是真的帅,大将最潇洒,副会是哪种动作幅度不大但是行云流水的感觉相当的棒!爬墙一秒X然后ud感觉狗狗不少C位,有两次跳起来的高踢腿,很帅。kn的话leo大概快一半的c位吧。主要aof中间那个间奏的啦啦啦一直是c,时间贼长。
大概就是这样,我升天猝死!leo全程蹦蹦跳跳真的特别可爱了,主舞台直接裸眼看要比看旁边屏幕的转播要立体不少,效果真的超棒QAQ!!!!

Cry:

“魔女审判”
勾线太难了只画了草稿x
忘了画血了……!
【一些关于这回幻幻黑化的感想】
其实没充会员只是得到了消息出入谅解x
有点长就打个标题吧x
负能有x



在考虑幻幻黑化的问题想到官方给他的万圣节设定是巫师,牵扯到魔女再牵扯到“嫉妒之罪”。
构思到最后胸腔里只剩下浓厚的“悲伤”。

魔女选择那条一意孤行的道路,只是因为他得不到支持,毫无恶意,只是选择去追求自己想要追求的东西,没有人支持,所以他独自前进。

大概本人就是需要夸奖才可以向前走的人所以很理解。
他足够努力了,也有所进步。
可是不够,他的心里远远知道这不够,走的越高越明白自己和对方的差距是那样的遥远。
事实上只是所谓的夸奖对他来说只是杯水车薪,他的内心恍若明镜,水够不够自己心里明白。
什么重拾希望,他走的每一步都是美人鱼的双脚,是痛苦而又让人绝望的。
只是一遍遍告诉自己,再坚持一下。
然而可怕的是自卑无法推动这种人前进,沉浸在那种日复一日的绝望和痛苦中,只是惧怕着自己的未来,因为恐惧而努力着。

我见有人曾描述紫堂“混混沌沌的温柔”感觉那很贴切。
有东西在黑暗中拖着他,连太阳都无法拯救他。
相信自己不具备“天赋”,不相信努力就会成功,只是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。他的脑海中无时无刻构思着彻底放弃的那一幕,谁都无法理解混沌曾经怎样在内心诠释绝望这两个字。

或许他选择黑化并不是因为他想要得到力量,而是因为在绝望的深渊挣扎太久,他放弃了,走了别人为他铺好的通往绝境的道路。
压死骆驼的稻草一根一根堆上去,习惯逃避的他没有选择死亡就已经可以褒奖为勇敢了。

我觉得官方不会设定这么深,但我想到的时候。
“我感到悲伤,我以为我还可以再坚持一下下的。”

我想说,任何世界都不会对这种人温柔的。
非生即死的世界是,安定平和的世界也是。

看官方怎么把他捞回来,并感叹在现实生活中永远不会有人来拯救自己。

休一云:

“把兴奋起来的法斯恢复正常是很麻烦的”
“请把这家伙当做可怜而不是可爱吧 我的话当做可爱就可以了”
我的妈 你最可爱了👍

半夜乱讲

求之不得。。

休一云:


“孤独”这一类词带有极强的感情色彩 经常容易被人移情 因觉得他人“孤独”的怜悯多半是根据自己的观念 或曾经的经历为依据 再通过主观感受产生的


可它的标签不能乱贴 并不是说只身一人就是孤独 也不能说活在人群中的人就不孤独


孤独本身的出现就基于人的一种求而不得的心理 不论有没有目标 也不论你如今成就和所有如何 但只要对无法得到 或注定功败垂成的事物有欲望和期盼 孤独就会朝你挨过来


若孤身一人的人期盼的就是孤身一人 这时按客观来说就不能说他孤独 若左右逢源的人期盼的并不是左右逢源 那他就是孤独 属于他的孤独


和谐的人类群体在“人各有志”这一方面基本无法达成共识 大多是可理解不能接受 “人各有孤独”也差不多 当两个人站在不同的位置上时 其对孤独的理解含义往往会被各对应位置的环境潜移默化 久而久之便发现自己无法理解对方的点了


所以说孤独这个词真的是取得好 生于个人 辨于个人 绝于个人

栖:

【雷卡冬日企划】合志以及游戏正式一宣!

the end of winter
合志部分-staff
主催:大企鹅(我)
小白熊(一只不愿意露面的北极生物)

明信片(随刊附赠):chiya@鶙鴉 
@白箱自习室 

三生@SA 
社长@沉迷天草的社長 

文手:尘柚@白玉为何物 
朿俞@朿俞 
理和@白理和犬 
莉莉@鬼畜莉莉鸡 
旧年@江春旧年 
四四@低眉信手 
天道@Aran天道 
千和安@千和安 

插画:阿库玛@阿库玛 
阿麦@木西麦 
半熟@半熟Omu 
柴染@柴染不是紫染 
chiya@鶙鴉 
蛋黄@天上少颗蛋黄儿 
二云@潮爆云王 
森地@森地林边 
森林@举头三尺无地心 
社长@沉迷天草的社長 
三生@SA 
糖球@麻茶🍵 
@烷了个烷 
夕目@夕目目 
鱼粉@疯魔粉 
彩色短漫:刀鱼@刀刀刀刀鱼 

q版贴纸:伞@滚箱 

g文:浮沉@浮沉👑 
g图:阿弗@大福要红豆馅 
残残子@残疾勇十 
椿@江州逐鹿 
二蛋@过度兴奋急诊室 

合志特典为小薄本-
文手(短文):ryoma@Ryoma 
画手(黑白漫画):鱼粉@疯魔粉 

游戏部分!担任游戏制作的为:黎明@⚓⚓ 

以上为合志和游戏部分参加的人员!
一切以终宣为主
一切以终宣为主
一切以终宣为主
会发生啥变故我也不知道!总之请以终宣为主w!
以及到时候还会有两本漫本—
作者分别是三生和森林w
然后排版是亲爱的三生!!感谢她
从十月份弄到现在,非常感谢各位老师的参与!可以成功一宣也是我之前所没想到的w终宣当天就可以玩游戏了!然后终宣之后几个月还会有雷卡的cp曲原创歌词以及曲子w非常感谢所有参与人员!都非常辛苦了!有什么不理解的也可以直接评论问w能解答的我都会解答的!
感谢大家
感谢所有人

祝大家平安夜快乐w

【宝石之国】硬度2之梦

a蹬腿儿:

题外话:我永远喜欢金yu刚di老ge师ge。


随便写写辰砂,很短。


因为宝石们没有性别所以人称还是用了他。


无论是谁,都会有想要消失不见的一刻。








第五轮月亮升起来了。


太阳还没有沉落至西方的海角之下,有一半天空都被它映照成漂亮的橙红色,像一场燃烧蔓延的火焰。第五轮月亮总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东方的低空,它晦暗又不起眼,却从不拖延,急匆匆地向天穹之顶赶去。辰砂从他栖身的岩洞里走出来,海风扬起了他的头发,在落日的余晖里显出金红的颜色,仿佛一面小小的、移动的旗帜。


他又一次站在了沙滩上。和以往的那数千万个夜晚一样,他将沿着潮线行走,海水漫上来的时候,偶尔会浸湿他的鞋。今夜是第一轮月亮的满月日,它会跟在第四轮月亮之后缓缓升起,将水银一样的光芒投向大地。他要做的事情非常简单:在它升起来之前,他必须走遍东方的海角,寻找月人即将出现的迹象。


辰砂已经走到了草地的边缘,夕阳刚好在这个时候沉没了。这个时候,如果天空中没有云彩,在东方的海面上就会出现一条如梦似幻的维纳斯带,第六轮月亮将从那浅粉色的光带里现出身影。


在这么多的月亮里,辰砂最喜欢第二轮月亮。杏色的、巨大的月亮,要等到长夜将尽的时候才出现,故而很快就会被清晨的阳光遮掩住它的模样,美丽又短暂。辰砂总是赶在它的前面完成夜巡回到东方的海角,和它一起静静地等待着白昼的到来。辰砂猜想,或许那就是月人所居住的地方。他希望那就是月人所在的月亮,它是那么的接近白昼,或许有一天,那上面的月人会在天光初现的时候到来,用精致的箭矢把他一个人射成万千碎片。他一面想着,一面折向西方,第一轮月亮被涌动的海浪托上天空,照亮他的背影。


辰砂想,月人会用他的碎片做什么呢?他没有耀眼的光芒,又非常容易碎裂,他的毒液还会染污其他的宝石。也许月人会收集他的毒液,用以对付他的同伴;又也许月人对他的碎片根本不屑一顾,他们击碎他,只是为了击碎一个拦路的障碍。这想法让他感到难过又沮丧,大颗大颗的水银从他的眼角满溢而出,飞散在风中。


在这件事上,他实在是知之甚少。


他想不到,如果月人执着于那遥远的过去,便不会丢弃他的碎片。他们会将他磨成细腻的粉末,与另外一些物质调和均匀,变成颜料,好将他们的弓箭、乐器以及眼角都涂抹成美丽的朱红。


他永远都不会知道的。


一次又一次,他会随着月人的溃败而返回地球。作为脱落的染料,他变得前所未有的薄弱,在大地上摔得粉碎,以至于他的同伴们都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。但如果那个时候的磷正在认认真真地编纂博物志的话,说不定就会发现他了。磷一定会把他带回去,让金红石花费漫长的时间重新将他拼好。


辰砂不希望这样,最好谁也不要发现他。他们从他的旁边飞快地跑过,将碎片震得更加破碎,阳光、雨水和流动的风会一天天地将他剥蚀成看不见的碎屑,四处飘散,四处弥漫。等到全部的他都化为风中的微尘之后,他的毒液便只是闪光的碎屑,不会再伤害到任何事物,也不会再夺去任何人的记忆。那时他可以自由地吹进大厅和走廊,拥抱他遇见的每一个人。


他好想变成一阵风,带着温柔湿润的水汽,从遥远的海平线吹向山巅。


那一定是千万年之后的事情了,也许磷叶石能在这段时间里学会听辨风语,就像他听辨蛞蝓和冰山的语言一样。辰砂想,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就要用我的毒液在磷的身上留下一道纤细而又疼痛的伤口,作为他食言的报复。我要质问他,向我承诺的事,为什么没有做到啊?


不过没关系,那都不重要了——我当然可以原谅你。我已经原谅你了!现在的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乐和幸福。我可以触碰任何人。不用带手套,也不用隔着画板,我可以直接牵你的手。


他可能还要度过无数个孤独的夜晚,他是如此的善于忍耐,他只等着那一天。


辰砂好想,好想变成一阵风。






-Fin-